综合资讯

山西省吕梁市:是“不当得利”还是“合法的补偿款”?

时间:2017-12-15 14:23:23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查看:1219  评论:0
内容摘要:——山西省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返还不当得利纠纷一案中枉法裁判的新闻调查12月10日,刘福厚(男,1961年5月26日生,汉族,山西省柳林县穆村镇高明村人,住本村。经录音整理)来媒体申诉:2000年9月2日,我和本村村民刘廷玉签订了一份《关于个人种植地租赁合...
——山西省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返还不当得利纠纷一案中枉法裁判的新闻调查

12月10日,刘福厚(男,1961年5月26日生,汉族,山西省柳林县穆村镇高明村人,住本村。经录音整理)来媒体申诉:2000年9月2日,我和本村村民刘廷玉签订了一份《关于个人种植地租赁合同书》,该合同载明由我租赁刘廷玉前沟的七亩地用于烧焦炭。合同签订后,被告在该租赁地上修建了洗煤厂。2009年7月,我的洗煤厂的构筑物、房屋等因华晋焦煤有限公司沙曲矿采地质灾害影响出现裂缝,我向华晋焦煤有限公司沙曲矿反映了该情况,2010年5月,华晋焦煤有限公司沙曲矿委委托鉴定机构对我的损失进行了鉴定评估,2010年9月2日租赁期满后,我没有续租。华晋焦煤有限公司沙曲矿以2010年9月会议纪要一次性补偿我286336元。刘廷玉向山西省柳林县人民法院提起对我和柳林县穆村镇张家山村委“返还不当得利”纠纷之诉,2012年8月22日,山西省柳林县人民法院作出《(2012)柳民初字第256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了原告刘廷玉的诉讼请求,对这样一起定性准确、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案件,刘廷玉向山西省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山西省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薛少烈、审判员吕云锁、审判员郭一璠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枉法的(2012)吕民一终字第565号《民事判决》,我请求媒体给予新闻监督。

山西省吕梁市:是“不当得利”还是“合法的补偿款”? 

记者认真听取了刘福厚的口头和书面《陈述书》、阅读了刘福厚提供的《关于个人种植地租赁合同书》、《情况反映书》、《刘福厚洗煤厂应受采矿地质灾害影响造成的资产损失鉴定评估报告》《华晋沙曲矿合同审判表》《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有何权利违背再审级别管辖权受理本案再审并作出不予再审的裁定》《情况反映》《(2012)柳民初字第256号山西省柳林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2)吕民一终字第565号山西省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再审申请书》等资料,记者认为这是一起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案件,媒体高度重视,派员到吕梁市柳林县实地进行采访。

山西省吕梁市:是“不当得利”还是“合法的补偿款”? 

12月12日,记者来到山西省柳林县穆村镇高明村,对刘福厚进行了专访(经录音整理):我与刘廷玉确实签订了一份租赁合同,但我领取的建筑物补偿款不是不当得利,而是合法取得。

接着刘福厚向记者出示了几组证据:1、情况反映一份,证明刘福厚的建筑物出现裂缝是2009年7月;2、资产损失鉴定评估报告一份,证明刘福厚因采矿地址灾害影响,造成房屋、构筑物及其他****设施损失;3、华晋焦煤有限公司沙曲矿合同审批表、会议纪要、协议、委托书各一份,证明华晋焦煤有限公司在评估报告的基础上通过会议纪要,签订协议的形式一次性给刘福厚进行了经济补偿。

山西省吕梁市:是“不当得利”还是“合法的补偿款”? 

刘福厚随即向记者出示了山西省柳林县人民法院(2012)柳民初字第256号《民事判决书》(节录),在该判决书第四页“本院认为”部分载明:本院认为,被告刘福厚领取的补偿款是因2009年7月建筑物发生裂缝损害事实而得的补偿,并不属于不当得利。原告诉请返还该不当得利补偿款的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故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刘廷玉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288元由原告刘廷玉承担。

记者就本案是“不当得利”还是“合法的补偿款”,求证了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经录音整理):本案刘福厚从柳林县穆村镇张家山村委会领取的286336元补偿款,首先应当确定该笔款项的性质?如果是不当得利应当是没有合法根据或事后丧失了合法根据而被确认是因致他人遭受损失而获得的利益。构成不当得利要有四个条件:一是一方获得利益;二是他方利益受损;三是一方获得利益与他方利益受损之间有因果关系;四是获得利益及利益受损均无法律根据。而从本案刘福厚租赁的地上修建了洗煤厂,该洗煤厂的构筑物、房屋等因华晋焦煤有限公司沙曲矿采煤地质灾害影响而出现裂缝,这是一个基本的事实,这一事实不是不当得利的构成条件,刘福厚领取的补偿款正是基于这一地址损害获得的补偿,不是“不当得利”。

山西省吕梁市:是“不当得利”还是“合法的补偿款”? 

刘福厚接着说:刘廷玉就该返还不当得利纠纷一案向山西省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山西省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了2012年12月30日枉法的(2012)吕民一终字第565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第四页“本院认为”载明:本案争执焦点为诉争建筑物补偿款应归谁所有。从时间上讲,洗煤厂的建筑物因华晋焦煤公司沙曲矿采煤影响出现裂缝是在2009年7月,在被上诉人刘福厚10年的租赁期内。对该建筑物的损失鉴定评估时间为2010年5月,也在租赁期限内。但华晋焦煤公司沙曲矿决定补偿款后签订补偿协议时间为2010年10月7日,已超过10年的租赁期限。被上诉人刘福厚实际领款时间也在10年租赁期满后。依照上诉人刘廷玉与被上诉人刘福厚于2000年9月2日所签租赁合同书的约定,租赁期满后,厂地、石方的所有建筑一并归刘廷玉所有。故该补偿款全部由被上诉人刘福厚领取是对上诉人刘廷玉财产权益的损害,依法应由被上诉人刘福厚返还上诉人刘廷玉大部分数额的补偿款。综上所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山西省柳林县人民法院(2012)柳民初字第256号民事判决;二、由被上诉人刘福厚返还上诉人刘廷玉建筑物补偿款人民币200000元整。

山西省吕梁市:是“不当得利”还是“合法的补偿款”? 

刘福厚气愤地对记者说: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枉法判决我在2016年5月10日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再审申请书》,同时我也向吕梁市人大、吕梁市人民检察院提出14110000007号《检察建议书》,向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但直至今日山西省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仍然拒绝不再受理,我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呀。

山西省吕梁市:是“不当得利”还是“合法的补偿款”? 

刘福厚向记者出示了吕检控民受(2014)5号《吕梁市人民检察院民事监督案件受理通知书》。

山西省吕梁市:是“不当得利”还是“合法的补偿款”?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四中全会确立了“依法治国”的国家战略,要逐步建立高度民主、法制完备、富有效率、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法制国家;践行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社会主义法制原则;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四个全面”,其中之一是“依法治国”;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大提出“法制工作全覆盖”,对人民法院的执法提出了更高更严的要求:“错案追究制”“谁主办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等具体的法制适用原则;原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中纪委第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严厉指出:要保持反腐败的高压态势,做到有腐必反,有贪必肃,对违纪问题绝不容忍,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山西省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刘福厚与刘廷玉返还不当得利纠纷一案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枉法裁判,性质严重、情节恶劣、后果影响极为重大。媒体将跟踪监督。(作者 王军)

三九传媒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